快捷搜索:  as  榕城  xxx  WGS  武田连续第  东山精密发  穆斯林  哈里

Tej Kohli基金会向角膜组织再生

开发该技术旨在弥合角膜失明高昂治疗费用与世界贫困社区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之间的鸿沟。

 

角膜组织再生可能不再需要手术,并可能在低成本手术中得到应用

 

伦敦--(美国商业资讯)--Tej Kohli基金会(The Tej Kohli Foundation)准备与加拿大蒙特利尔和英国Moorfields眼科医院的研究人员展开合作,将基金会最近收购的专利技术开发为生物合成胶填充剂针剂,向角膜失明的非手术治疗又迈近了一步。


该生物合成溶液是液态,在人体温度下会变成凝胶,然后可以改性,用作组织胶。该生物合成材料有望封闭角膜穿孔并引起角膜组织再生,这样便无需进行角膜移植手术,降低排斥风险。

 

就像蛀牙空洞一样,填充剂将在病变组织切除后使用,可用于填充角膜穿孔并再生角膜,患者因此无需再进行角膜移植。

 

20161月至201911月之间,位于海得拉巴的Tej Kohli角膜研究所(Tej Kohli基金会与LV Prasad眼科研究所合作建立)收集了38,255枚供体角膜,为无力负担治疗费用的患者完成了43,255台手术。多数手术是使用供体角膜恢复视力的角膜移植。但依靠供体角膜有很多局限性。

 

印度是世界上角膜失明人口最多的国家,每年需要10万枚供体角膜,但每年仅能保全17,000只眼睛。捐赠者的短缺,加上侵入性角膜移植手术和防止移植物排斥所需药物4,000美元的高额费用,在世界许多贫困社区造成医疗需求未获满足,在这些社区,可治愈失明往往未获治疗。

 

Tej Kohli基金会对可开发为可推广、平价、可及治疗的技术有长期兴趣,这些治疗可弥合高昂治疗费用与贫困社区未获满足的医疗需求之间的鸿沟。基金会认为,贫困社区中可行的平价解决方案,其费用必须低于500美元。

 

该生物合成技术是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印度海得拉巴、伦敦Moorfields眼科医院和UCL眼科研究所的各眼科部门多年合作研究的结果。早期研究采用重组人胶原蛋白制成的固体植入物,在位于海得拉巴的Tej Kohli角膜研究所和乌克兰敖德萨的患者中测试成功。但这些植入物生产成本过于高昂,且需要全装备手术室。

 

相反,生物合成胶填充剂通过注射器即可使用,眼科医生只要30分钟就能完成,无需手术室。此外,依靠患者自体角膜组织再生意味着排斥率低于移植,无需长期服用昂贵的免疫抑制药物。100%厚度的角膜伤口的实验室研究已显示该生物合成制品有巨大前景,目前正在进行临床前研究。

 

Moorfields眼科医院眼外科主任医师Bruce Allan医生表示:

 

角膜穿孔所致失明属于常见,特别是在角膜移植通常不可及的发展中国家。新型胶填充剂有望密封角膜、促进天然组织再生,无需昂贵的基础设施,任何地方都能使用。与Tej Kohli基金会开展这项合作,我们感到振奋。

 

Tej Kohli基金会联合创始人Wendy Kohli表示:

 

我们的使命是在2035年前消灭不必要的角膜失明。尽管基金会每年资助的数千台角膜移植手术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但从统计学上而言这种方式无法消灭角膜失明。因此,多年来,我们还一直在悄悄资助我们的应用研究项目,以开发适用于角膜失明最普遍的贫困和服务欠缺社区的平价、可推广、可及的角膜失明治疗。令人振奋的是,我们的专利解决方案现已准备好进入临床试验。

 

---

 

关于角膜失明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世界轻至中度的严重视力障碍者有1.88亿至2.17亿人,失明者有3,600万人。角膜失明者有2,300万人。目前等待角膜移植手术者有1,270万人,其中600万至700万人生活在印度。

 

贫穷与失明密切关联。失明和严重视力障碍受累者中,90%生活在世界上最贫穷国家。国际眼科理事会数据显示,低收入国家每百万人口中只有不到6名眼科医生。

 

贫困性失明的影响使最贫穷者受害最深,并加剧其贫穷。养家糊口者无法工作。年轻人无法上学。然而,全世界失明者中大部分能完全治愈,其中包括75%的角膜疾病。

 

关于Tej Kohli基金会

 

Tej Kohli基金会创立于2005年,力求积极参与那些改变个人生活的事业。Tej Kohli基金会最为人所知的,是其肩负着在全世界治愈角膜失明的伟大使命。自2015年以来,基金会通过Tej Kohli角膜研究所资助向印度服务欠缺社区提供角膜移植;2019年,基金会向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附属医院、位于波士顿的Mass Eye and Ear捐赠200万美元,用以支持新技术的开发来治愈致盲疾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