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武田连续第  PRKeyword  东山精密发  WGS  哈里  xxx  榕城

Sermo调查发现,全科医生接受PrEP药物教育

近一半的全科医生表示对如何选择PrEP药物知之甚少,无法与患者探讨

 

纽约--(美国商业资讯)--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医生优先的在线社区和全球医疗保健机构洞察力领导者Sermo公布了一项新的调查。调查发现,46%的全科医生(包括初级保健医生、妇产科医生和儿科医生)认为自己对目前批准的艾滋病暴露前预防(PrEP)药物选项缺乏了解,无法给患者开处方。而98%的传染病专科医生认为自己对PrEP药物有足够的了解,这表明非传染病专科医生需要接受行业利益相关者的进一步教育。这是一个蕴含机遇的重要领域,因为PrEP的潜在患者常常向初级保健医生求医问药,而不是去咨询传染病专科医生。

 

26%的受访医生表示,在美国,患者拒绝治疗的一个驱动因素是PrEP的费用。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患者的私人保险完全可覆盖PrEP,凸显了另一个通过患者支持和财政援助计划进一步教育患者和药物提供者的机遇。尽管私人保险覆盖PrEP,但26岁及以下的年轻成年人在获取PrEP时仍面临保险障碍。23%的受访医生表示,他们不知道利用何种资源帮助使用父母保险但不想让父母知道的患者获得PrEP。在受访传染病专科医生中,这一数字下降到16%,表明患者支持和财政援助计划需要扩大覆盖面,以帮助这一患者群体。

 

成本是患者拒绝接受PrEP的驱动因素,欧洲患者对用药成本的担忧比美国患者要低。对比全球各国医生的感受,成本是患者拒绝接受PrEP治疗的首要原因,而在欧盟五国则是第三大原因。世界上其他地区的情况与美国类似,即成本是患者拒绝PrEP的主要原因。在欧洲,医生报告说患者拒绝PrEP治疗的首要原因是计划采取其他预防措施(27%),其次是耻辱感(24%),然后是费用(20%)

 

PrEP的普及还面临成本和教育之外的诸多挑战:

 

  • PrEP并不是大多数患者的首要考虑:只有16%的受访医生表示,患者经常主动要求他们提供PrEP

  • 患者很难坚持服用PrEP70%的受访医生表示,患者经常或有时很难坚持执行一天一次的PrEP用药计划。

  • 关于PrEP作用原理的错误信息依然存在。49%的受访医生报告说,他们从患者那里听到了关于该疗法的错误信息。

  • 当被问及在临床实践中最常听到的错误信息时,63%的医生表示,最常听到PrEP只适用于男男性行为的男性,这与每年平均22%的艾滋病毒新诊断病例来自异性密切接触的事实不符。

 

传染病专科医生、Sermo医疗顾问委员会成员Claudia Martorell博士表示:艾滋病毒是100%可以预防的。教育患者和药物提供者对于促进预防艾滋病毒/艾滋病流行工作的进展至关重要。教育、改善保险覆盖面、提高用药意识、为高危人群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及减少围绕艾滋病毒感染的耻辱感,都支持我们更好地结束这一流行病。

 

成本和依从性阻碍艾滋病毒患者获得成功的治疗方案:

 

与对PrEP费用的顾虑类似,在向患者推荐艾滋病毒药物时,可负担性是医生最重视的关键治疗属性(17%),其次是较少的副作用(15%),以及每天服药次数少(13%)。此外,医生们报告说,依从性是艾滋病治疗的另一个关键障碍,超过一半(56%)的医生报告说,他们正在治疗的艾滋病患者很难遵循严格的用药依从性计划。艾滋病患者对长效注射药物的兴趣可能很高,因为48%的受访医生报告说,患者未能坚持治疗计划的首要原因是忘记服药。耐多药的艾滋病毒也是医生们非常关注的问题,近一半(43%)的医生表示他们治疗的患者存在这些问题。

 

这项调查是Sermo正在进行的晴雨表调查中的一个项目。调查覆盖了全球600多名医生。他们在2022112日至14日期间接受了调查。如需了解此次调查的更多结果,请访问:app.sermo.com/barometer

 

关于Sermo
Sermo将医生的经验、专长和观察转化为全球医疗界可实施的见解。公司通过与150个国家中的130多万名HCP保持联系,为医生提供了一个社交平台和独特的社区,能够促进富有成效的同行合作和讨论,以解决医生和患者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Sermo通过一套专有技术向医生提供按需访问服务,以提供有利于制药、医疗保健合作伙伴和整个医疗界的商业情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